她20年间接收上千自闭症儿童 教会数百人叫妈妈

自闭症患者是一个特殊的群体,他们的世界是孤独的,渴望被人理解,有人陪伴。最新报告显示,中国自闭症患者已超1000万,0到14岁的儿童患病者达200余万。4月2日,世界自闭症日来临之际,本周开始腾讯新闻推出“自闭青春”系列故事,今天是第七期,关注一个自强妈妈投身特殊儿童早教的故事。

 

28岁的儿子宝宝,身高1米85,体重200多斤,是一个大小伙子了,但他只有四五岁孩子的智力,天真、可爱 ,每天右手拇指、食指和中指三根指头撑着一个大号的绿茶瓶子,除了吃饭睡觉,就不离手……

这么多年过去,张晓强看着宝宝一天一天长大,她说她很感谢儿子,让她走进了一个特殊的群体。

“萤火计划”特约

图文&视频/陈团结 编辑/王童宁

出品/腾讯新闻 腾讯图片

支持单位/中央美术学院 中国儿艺会

https://v.qq.com/x/page/p0856f0hxqj.html

点击视频观看:自闭症孩子们在心心幼儿园的生活

28年前,34岁的张晓强生下儿子宝宝,那是张晓强最幸福的时光,当时,作为陕西省戏曲研究院的名角,事业如日中天,生活美美满满。然而,宝宝两岁时,确诊患有深度自闭症,可能终生不会说话,生活不能自理。

为了让孩子说话,她每天对着儿子做着“爸爸,妈妈”的口型,说了成千上万遍,孩子依然没有任何反应。

宝宝6岁那年,别的孩子都去上学了,可是宝宝不能去,张晓强躲在被子里,哭得昏天黑地。

于是,她决定为患有自闭症的孩子们建一个学校。2000年,她开办了专门针对特殊儿童早期教育的心心幼儿园(现为心心特殊儿童发展中心),这是西北地区第一家专门培训护理智障儿童的民间特殊教育机构。

宝宝8岁时,奇迹终于出现了,他叫出了第一声“妈妈”,张晓强和在场的人都哭了,在无数次辛酸的泪水之后,张晓强第一次流出了幸福的眼泪,她看到了希望。

她请来了有特教经验的老师,同时自己也努力学习、摸索方法以拯救这些不幸的孩子,让更多的孤独症孩子会叫“妈妈”。

“这个第一不好当!”回忆起当初,张晓强说。

没经验,学。没经费,她去演出挣钱。没活动场地,她将租来的楼房顶上四周围上铁丝网,给孩子们改造成成活动场地。

有时张晓强心里也很难受,但她不在孩子面前表露。

书本、学习用具不够,老师们就用手写识字卡片。桌椅不够,就一桌两用,上课时是课桌,吃饭时搬到饭厅当餐桌。最重要的是要让孩子受教育,让他们感受学知识的快乐并从中受益。说起这些,张晓强有说不完的话,流不尽的泪。

20年来,她让1000多名孤独症和智力发展迟缓的孩子在心心幼儿园接受到了特殊的教育。数百个孩子在这儿学会叫“爸爸、妈妈”,其中不少还学会穿衣吃饭;还有一些孩子进步更大,可以和其他小朋友一起上正常小学。

自闭症孩子,往往也有特殊天赋。

航航是个完美主义者。他对文字、字母特别敏感,经常对着一个识字卡片看半天,然后就在背面照着写出来。

他还有一个绝活——撕字。前几天有一位大学生志愿者来支教,他总盯着这位大学生哥哥胸前看,当时大家都不知道他在看什么,第二天,他就用白纸撕出了一行英文字母,排列组合和大学生哥哥胸前的英文字母一模一样。

像航航这样在某一方面特别有天赋的孩子,在孤独症(自闭症)孩子中有不少,有位小女孩对音乐特别敏感,一首曲子,看一遍就能弹出来。

有位对数字特别敏感的男孩,手机号码只要说一遍,就可以流利地背下来。问起前后30年里的哪一天是星期几,更是一口报出。

所以,有人说孤独症孩子是“星星的孩子”,因为他们纯洁、专注,富有灵性。他们需要被关爱和发现。

现在心心幼儿园搬迁至西安市咸宁东路一个小院的三楼,虽然有些破败,但却是60多个孩子的家。

这里的孩子们会和老师一起做自强灯笼,来改善生活。“这是志愿者、老师和智障孩子们一起做的,有1万多只大红灯笼,凝聚了40多位心智障碍孩子和志愿者们近一年的心血与付出。”张晓强老师说。

午饭后,在一间活动室里,几个老师和志愿者正在利用午休时间做灯笼。

“我们的好几个孩子都能做手工灯笼了。”说起孩子的变化,张晓强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微笑。

现在他们每年都能做1万多只灯笼,已经连续3年。

大红灯笼售价也和市场一样,甚至还略低:小的,直径40公分的,10元一个;大的,直径80公分,30元一个。

这么多年过去,张晓强看着儿子宝宝一天一天长大,她说她很感谢儿子,让她走进了一个特殊的群体。

28岁的儿子宝宝,身高1米85,体重200多斤,是一个大小伙子了,但他只有四五岁孩子的智力,天真、可爱 ,每天右手拇指、食指和中指三根指头撑着一个大号的绿茶瓶子,除了吃饭睡觉,就不离手……

现在,宝宝已能简单和他人交流:

“宝宝,有钱没?”

“有。”

“有多少?”

“100万。”

“100万买什么?”

“幼儿园。”

楼顶是孩子们体育活动的地方,孩子们在楼顶做游戏。

张晓强回忆起7年前,她偶然发现熟睡中的宝宝长胡子了,不禁泪流满面。“别人都盼着了孩子快快长大,可我却害怕他长大,长大了,宝宝面临的问题就更多了,尤其是生理问题——我担心我会不知所措。”

随着宝宝的长大,特殊孩子后续教育及职业培训等问题越来越成为张晓强心头的痛,特殊儿童的早期教育目前在我国尚处于起步阶段,而后续教育几乎是一片空白,这些孩子成人后的职业生涯,就更无从谈起。

前阵,一位来自新西兰的凯莉·万来幼儿园看望孩子们,她有过多年的特殊教育经验,到西安后,听说坚强妈妈张晓强和她的心心幼儿园后,专程和同行的澳大利亚小伙Tim(蒂姆)一起来陪孩子们玩。他们一起和孩子玩泥巴,穿珠子,堆积木,“这里教育的相当有成效,很多孩子的进步是非常难得的。” 凯莉·万女士说。

凯莉·万介绍,在很多国家特殊教育是很受关注的,如果一个家庭出现了一个孤独症孩子或者智力发育迟缓的孩子,政府会给予很多补贴,孩子到了上学年龄,就会有专门的幼儿园对他们进行特殊教育。

之后,到了小学、中学阶段,一般在一个区里至少会有一所学校专门设有特教班,主要训练人际交往和一些简单的职业训练,之后进入政府主办的爱心工厂,或者一些企业、单位提供的适合他们的职位。

2019年1月2日, 来自西安市的20多名爱心志愿者教孩子们学敲手鼓

“这是一个需要全社会共同关注的事业,个人的力量太微弱了,能帮助的孩子太少了。”张晓强说。

“孩子们,来、来、来,拍张全家福!”这个原本很简单的事,却让西安市心心幼儿园的老师们累出一身大汗,刚让这个孩子坐好,那一个又起来了,这一个刚哄乖,那一个又不干了。好容易将他们集中在一起,仍是表情各异,目光各奔东西……

这是一群特殊的孩子——他们患有自闭症,和一群特殊的老师——他们用自己的爱心谱写着动人之歌。再这首歌里,艰难和喜悦相互交织,难分难解。

 

Copyright 2018-2038 西安心心特殊儿童发展中心 版权所有 陕ICP备17007248号-2